庞晓杰继“拉面帮”后,又多了个“三文鱼帮”-京师异闻录

庞晓杰继“拉面帮”后,又多了个“三文鱼帮”-京师异闻录

庞晓杰
曾经有一帮从西部来到全国,到处开拉面馆的,自己组织了个“协会”,订立了个“公约”,约定“五百米内开拉面馆,要经过协会同意”,不同意,面馆就会被一群小白帽包围辱骂,甚至砸店。后来,CCTV播出了一则新闻,说是河北打掉了涉黑“拉面帮”,这才给这个非法团体定了性。确实,非法的就是非法的,都什么年代了还强买强卖?不管是什么人,不管是什么属性,都不能惯着,犯了法就要受到严惩,他们才会怕。
一边是明着抢,一边是暗中骗。这不,这两天又有人拿“三文鱼”大做文章。某个协会连同几个公司发布了一个所谓的“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”,硬要把虹鳟鱼这种淡水鱼划归到可以生吃的三文鱼的种类下。
虹鳟鱼生吃,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。一直有专家说虹鳟鱼属于淡水鱼,最好不要生吃。即便是现在,在郊区田园,也有许多以虹鳟鱼为主打菜的农家乐。不过,奸诈的商家把部分白化的虹鳟鱼成为金鳟,价格也比一般虹鳟鱼高出50%。只不过大家出去玩图个乐,加上虹鳟鱼价格本身并不昂贵,所以受骗上当的人也不少。
如今,这帮虹鳟鱼贩子摇身一变,成为了“三文鱼帮”,甭管是虹鳟鱼还是被他们哄抬物价的“金鳟”,改名换姓变成了“三文鱼”,要把这个指鹿为马的概念强加给市场和消费者。其实质就是滥竽充数扰乱市场,把“酸葡萄”包装成“甜葡萄”,混在“甜葡萄”里一起卖。这样做买卖,不可能长久,也不可能被市场容忍。如果这样的标准报批稿被“三文鱼帮”的上级单位批准,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,当代版的指鹿为马。
大大方方地售卖可生食的虹鳟鱼,完全能够赢得消费者的欢迎。但非要变换一个名字,妄图以此来骗取消费者的青睐,这就是心术不正。一个协会纠集多个公司东拼西凑出来个标准还大肆宣传,这就是吃相难看,最终只能使消费者在选购三文鱼的时候更加留心产地,就此断送了虹鳟鱼的市场。
用虹鳟鱼冒充三文鱼,无疑是一种文字游戏,这样的“三文鱼”或许能够让一些低级日料、自助餐厅理直气壮地打着“三文鱼刺身”“三文鱼寿司”的招牌使用,当然这样的作法最终蒙蔽的也是低级的消费者。就像拼多多的策略一样,堂而皇之地用山寨三文鱼流通到n线城市、乡村乡镇,这个市场实际上要比那几个孤零零的城市大得多。“三文鱼帮”知道自己言不正名不顺,估计也没能力在大城市和进口品牌抢占市场,“三文鱼帮”瞄准的,应该就是广大的农村市场。所以他们冒充的,也是生鲜中最普通的三文鱼。
“三文鱼帮”的作法,其实也启发了我。既然虹鳟鱼能冒充三文鱼,猪为什么就不能冒充羊呢?我们把猪从猪圈里解放出来,让猪去牧场草原上吃草(反正他们什么都吃),然后组建个“羊肉生产协会”,让这个“协会”出台个团体标准——都是四个蹄儿一个脑袋,那么猪也就羊的一类,切开都有肥肉瘦肉,炖五花肉就是烧羊肉,卤煮就是羊杂碎,炖肘子就是烤羊腿,扒猪脸就是白水羊头,猪腰子就是羊腰子,猪肉能卖出羊肉价,也犯不上某教的禁忌,多好!
为了那么几块钱,脸都不要了……

本文标题:庞晓杰继“拉面帮”后,又多了个“三文鱼帮”-京师异闻录

本文链接:7779.html

本文声明:除注明转载/出处外,均为本站原创或翻译,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。